伯揆 官方网站

http://bokui.coinlisit.com/

  • 英钢作品印象

    文 / 王孟奇(2017.3.18) 明清之际是大写意花鸟画的鼎盛期,大家倍出,高手林立。宾虹、白石老人之后大写意花鸟画便日趋式微,原因不外是社会变革及文化生态的变异,失去了新鲜的本土思想资源与学术成果的支撑,没有了源头活水,“唯余荒园旧圃”,只剩下笔墨程式的简单传承,其生命力的衰竭则是势所必然。加之院校美术教育推行以来大写意花鸟的教学往往屈居末座,虽然培养了浩浩荡荡的美术大军却又让人一时难以举出几位真正一流的大写意花鸟画名家来。 伯揆 | 《锦衣闹春》 | 2017年 在青年一代大写意花鸟...详细>>

  • 豪情壮笔写墨花

    文 / 贾德江 伯揆,是古称燕赵之地的河北人,生就一副古道热肠,感染了开阔而豪壮的气脉。他的大写意花鸟画给人强烈的印象是:恣肆挥洒的笔墨气度,放笔得意的传神造型,浑朴灿烂的意境营造,融为一体的诗文书画学养,散发着强烈的文人画气息,同时也含蕴着浓郁的田园之情和乡土之思,辐射出现代观念派生的表现性绘画特征。其恢宏布局、磅礴气势、苍润笔墨、雄健精神、刚正格调,较传统已获得全面的超越与提升。一种对生活、生命的热爱,对宇宙生机的共感与同情,对自然造化、万物生态的关注与关心,蓄于笔端,跃然纸上,沁人肺腑,撩...详细>>

  • 观伯揆兄画神鸡之感赋

    文 / 令狐斯文(丁酉春于有鸣堂书院) 夫鸡乃吉物,有凤之仪,备五德之禽。既排行干支有位,复序列岁首呈祥。寻书问典,表里文仁宜赞;笼前篱畔,心身勇武堪狂。放嘹歌傲苍穹破晓,荡浮云残月;啄妖虫踞桑巅守望,显抖擞轩昂。金睛铁喙,未肯受辱于敌;峨冠锦羽,更辞争宠在堂。虽身无壮翅,敢效凤凰有云中之意;纵天赐亮嗓,不学莺雀逞饶舌之腔。更茅舍竹林,俦侣相依,丛间觅食,环顾引吭。花蹊幽壑,雏儿雉子,矫健其侧,护佑欢扬。或谓世失古人风,宁当愧一禽之信以见传,德亦可彰也。 伯揆 | 《满园春色》 | 2017年...详细>>

  • 谈伯揆的花鸟画——正如夏花之灿烂(一)

    在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概念里,花与鸟是并存的两种形象。画家以动态的鸟或者兽或者草虫等比喻人,以花卉或者树木比喻人类的生态环境,构造出一幅理想的人类生活画面或精神自由的天地,而且这个天地是和谐的。这大概就是中国花鸟画的审美范畴的理念了。伯揆的花鸟画就是在这种传统理念的引导下逐渐走到今天这个面貌的。他的艺术风格是真正建立在中国传统花鸟绘画的审美精神上的,他没有片面地传承传统花鸟画样式的某个局部,他完全把自己的艺术放在了一个全息的角度,艰辛地延续着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正宗基因,并向新的艺术高度推进。 伯揆 ...详细>>

  • 谈伯揆的花鸟画——正如夏花之灿烂(二)

    文 / 康征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花鸟画该向何处走?这是一个老生常谈而又久而不决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既是若即若离,又是无边无际。各种艺术理念的并存使当今的花鸟画坛出现了多种意识形态并存的格局,但归纳起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对时风的追逐。这种风潮直接的危害就是直接导致了中国传统花鸟画笔墨审美精神的沦丧,简单化、机械化、程序化的制作技巧象沙尘暴一样蚕食着“写意”的审美理念。王伯揆在这一点上是“不合时宜”的,他追求花鸟画的时代意义,但是更注重花鸟画的发展规律和来龙去脉。他的绘画泼辣简约,但在处理画面上他...详细>>

菲宇福彩 乐游福彩 博亿福彩 开心福彩 天天红福彩 菲宇福彩 凤彩福彩 酷睿福彩 大红鹰福彩 连中福彩